关于我们-DZOFILM-电影镜头

订阅我们

第一时间获得新品信息,资讯及产品优惠,别错过任何机会!

*您的个人信息将不会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与第三方分享。您可在DZOFILM隐私条例了解详情。

程宇:入围柏林电影节感觉像是新年礼物

《亲密》导演程宇专访

7-14-2023

玄蜂专访


前有暮光女小K担任主席,新开剧集奖引发热议,后有22短入围主竞赛,代表华语冲击金熊。

长是张律《白塔之光》刘健《1994艺术学院》、短是程宇《亲密》张大磊《我的朋友》。

金熊奖代表柏林最高奖项,本届成就奖已确定为斯皮尔伯格,最佳影片、最佳短片花落谁家还待月底揭晓。

《亲密》是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的毕业联合作品,我们今天对话到角逐短片金熊的导演程宇,他和柏林还有dzofilm的故事,是如今华语短片创作与报奖的一个缩影。


序言

本期短片《亲密》讲述了一对慵懒惬意的恋人,默契的在生活创作和即将面对的压力中,探求到一种难得的微妙平衡,想象与空间的慢慢融合,身份的转变,让我们得以窥见他们的情感和困境。


01最好的新年礼物

程宇:

大家好,我是《亲密》的导演程宇,《亲密》这部片子是2021年初在长沙拍摄的一部短片,经过了一个比较长的制作和准备阶段终于在2022年开始跟观众见面了。

DZOFILM

对《亲密》参加电影节展是有明确的规划吗?

程宇:

其实是没有很明确的规划的,基本上就是自己在投。说实话我们影片的长度其实比较的不是很有优势,因为它太长了,所以很多电影节的时长限制来看,我们根本连投报的资格都没有。一切的投奖也是在制作完之后,我们才去看有没有合适的电影节,然后才慢慢的去投保。

DZOFILM

我听说柏林还跟您邮件联系了一下。

程宇:

其实是知道《亲密》在这次柏林电影节入围之前,突然有一天收到一封柏林的邮件,大概意思是他们好像看不太懂英文字幕的一些内容,毕竟影片整个过程中涉及到很多人称的转变。然后我就问了一下截止日期,在听到说最好今天的时候就有点慌,然后就赶快找朋友去重新校对了一下字幕。当时就隐隐约约感觉这个片子说不定能够走到评审阶段比较后面的部分。在元旦节之前快要跨年的时候,我收到了柏林电影节的入围消息,感觉像是突然收到了一个新年礼物一样。

「短片《亲密》也获得了Hishorts!评委会大奖并入围FIRSTNOWNESS、北京国际短片联展等展节」


02两个版本

DZOFILM

《亲密》之前参加 Hishorts!的时候是40分钟,当前参加柏林电影节的版本是30分钟,这两个版本有什么区别吗?

程宇:

当我完成整个制作的时候,这个片子它就是一个40分钟的长度,这也是我偏爱的一个版本。我们在原来的设想里没有去设想过这个片子还会有一个30分钟的版本出现,但是也确实是在后期的投奖上遇到了非常大的压力。我其实最开始有一点点不太自信,毕竟是在觉得很完整的基础上,对它进行了一个十分钟的削减。其实一直很忐忑,直到在First首映的时候放了30分钟的版本,那也是我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第一次看,观感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所以现场我也比较激动,直接在台上表达,我觉得这个版本也还挺好的,包括后面投柏林也是投的30分钟的版本。 

40min版剪掉的部分镜头-男女主的背影」

程宇:

考虑了很久,从40分钟剪到30分钟到底要拿掉哪些部分呢?最后我们拿掉了一些跟故事的主干没有很直接关系,一些比较偏视觉化的段落。一个是在他们的家里面,把灯关上了,就在漆黑里面,用检查猫藓的紫灯,去到处看他们的生活空间。片尾的段落其实是在女主角她工作的地方,地下室正在装修,他们下到地下室里面去,同样是用手电筒去探照一个废墟这样的空间。

这两个空间是个互文,在那个空间里面,他们的关系可能突如其来的好像发生了一个转变,这个转变可能会有一些突兀,但是我自己是比较喜欢这个段落。

两个版本其实在结尾的处理上,差异是非常巨大的。

40min版猫藓灯场景-像紫色的心脏被捕获」

40min版地下室场景-导演用手电在探索(玄蜂轻便小巧很适合摄影手持)」


03剧本也要生长

DZOFILM

为什么选择《亲密》作为影片的片名?和电影学院开题内容区别在哪?

程宇:

这个说起来很有意思,开题和现在完全是另一个故事,之前提交给你们的片名是《雲的影子》,可以理解为现在《亲密》的女主角曾经在高中的时候可能发生过的一些事情。后来我们把整个主角的年龄段也好,还是整个故事的发展走向也好,做了一些更改,《亲密》变成了这女孩可能她已经工作一段时间了,跟她的男朋友同居在一起,然后她的母亲要来看她这样的一个事情。

「在拍摄时还叫《雲的影子》,导演把人物从高中改为工作后,故事也随之改变」

程宇:

我又不是很希望做出来的片子跟现实完全没有距离感,我就一直在想怎么在现在的故事框架里面去创造距离感。我们想讲两个在亲密关系里的人,但是他们又有另一层身份,所以我们在制作完成之后,就觉得这个片子已经不能够再被叫做《雲的影子》,想要在中文里面去找一个很合适描述这样一段关系或很契合这个故事的一个片名。

当时已经知道滨口龙介有一部电影叫《亲密》,但是没有想到是我们这个片子刚做出来,戛纳上又出来一部叫《亲密》的电影,所以这个撞名确实撞的有点狠。

「三部亲密,右侧短片《亲密》是程宇导演的北电毕联作品」


04破格的大胆游戏

DZOFILM

创作时,具体是哪个瞬间让你觉得可以用身份扮演的创作形式?

程宇:

像刚才说的最开始这个故事很传统,母亲真的会到场,然后他们会发生一些事情。让我感觉不满的地方就是,它离生活太近,然后我们就一直在想怎么去把这个东西破一下。有一天晚上在拍摄他们喝汤的那场戏。就是男生自己回房间了,母亲跟女儿在聊天。我们就觉得这个场景就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扮演母亲的角色,也其实是我们找的一个非职业演员,因为她还有小孩要照顾,我们就让她先回家休息了。但这时候离正式拍摄时间也比较接近了,即使母亲不在场,我们还是想继续排练一下。

「右上角是男主李明灏,可以调亮屏幕查找」

程宇:

当时一切都还是跟着剧本走,我其实当时就站在影片拍摄机位的位置上,我看着男生的背影,他说着母亲要说那些话,他莫名其妙给我一种只看背影,他好像是一个父亲的这样的形象。然后我忽然觉得中间一些很微妙的东西非常的有趣。然后我就跟他们讲:我们先不按剧本来了,你们就自由发挥,我们不喊停的话你们就继续演,然后我们用摄影机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在他们演的过程中,我们把灯关掉,再把灯打开,再把灯关掉,再把灯打开,而在不断开灯关灯的过程中,慢慢他们两个人交流的那些台词,就让人感觉他们的身份好像就变得非常的暧昧。这一幕给了我很大的启发,然后就用这样的一个思路去重新把整个剧本梳理了一下,找到了突破口,解决掉了我觉得原本的故事离生活太近的问题。最后很兴奋地跟大家宣布我们要改剧本,我们要按现在新的东西来拍。


05精妙设计还是自然流淌

DZOFILM

影片中现在呈现给观众的是大量暗调客观写实的长镜头,为什么会选择这种镜头语言呢?

程宇:

我们其实第一天的拍摄是非常不顺利的,因为我觉得一切都太明亮了,一切都太清晰了。然后当天晚上拍完之后也跟摄影聊了很久,到第二天第三天我们就开始让整个场景变得暗下去。当整个场景暗下来之后,确实让人感觉更舒服了。我今天还请了我的一个朋友,他本身也是一位摄影指导:黄乾。关于镜头上的还是钳子来讲一讲。

黄乾:

当时晨旭(《亲密》的摄影指导),他在长沙这边需要调用器材的时候就找到我,让我帮忙联系。我们有大量暗光的需求,用全画幅在现场的时候它对光会有更大的控制,让素材在一个非常极限但依然可用的一个程度,玄蜂镜头成套是T2.1的光孔,帮助了我们很多,在可以接受的成本里让一些素材能够保留下来,让光控制下来。

ARRI Alexa mini lf + DZOFILM Vespid 50mm T2.1

程宇:

当时做调色的时候,因为我们调色老师平时也有在做摄影指导,他问我们用的是什么镜头,我说我们用的是 DZOFILM 的玄蜂系列,他当时就说这个镜头不错。(关于长镜头)我们去那个场景那天是一个晚上,到了之后我们就先看到了一辆火车从右边经过,然后我们往前走走,又一辆火车从我们的左边经过。然后我就在想我们可不可以做一个比较长的横移,就把整个左右的空间给它联通起来。当时的轨道应该将近几十米。

「幸子带导演来的场景,影片最精致的长镜头拍摄地」

DZOFILM

一开始的构思会更接近侯孝贤的非母语电影《咖啡时光》,侯孝贤这部致敬小津的影片给予你什么样的启发?

程宇:

我第一次看字幕不对,但是我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我把它看完了。看完之后我觉得这个影片什么都没有讲,但是我依然觉得它很好看,我就一直在想它为什么会让我觉得这么好看。后来字幕对了我又看了一遍,我才发现原来它里面其实是有一些隐藏叙事这些东西的。但是对于第一遍观看直接刺激我的不是这种隐藏的叙事,反而是一些除此之外的东西。我其实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东西给了我这样的感觉,我能不能也拍出这样的电影。

「侯孝贤的《咖啡时光》曾获法国电影手册杂志的年度十佳影片」


06影人+素人=

DZOFILM

好奇男主李明灏是怎么从墙后面做剪辑到墙前面做演员的?

程宇:

明灏其实剪辑是副业,本职也是一名导演,当我们确定要把这个故事挪到一个现在的背景,就是这个女孩长大了,跟我们的年龄相似的这样一个阶段的时候,我们就在想男朋友的角色到底是找谁来演,然后我当时是考虑了两个人,一个人其实是明灏,另一个人是《椒麻堂会》的一个主演薛旭春。当时在想到底他们两个用谁会比较合适一点,最后我们确定了女主角要用幸子的时候,就觉得可能明瀚跟幸子的整个气场可能会比较搭一些。明灏他其实之前有去演过一些小角色,对于他来说可能一下子要演主角,也会有一些压力。其实基本上他跟幸子的情况比较像,都是素人演员来参与这次拍摄。

DZOFILM

感谢名单第一位《手风琴》导演艾麦提·麦麦提,他对您影片是有怎样的帮助?

程宇:

我跟艾麦提是同一届的,我们住宿舍上下铺。当时我自己拍片子都是自己做摄影,我就向艾麦提推荐了我自己,我说你如果下次拍作业可以找我做摄影,因为其实当时我们俩拍作业都是极小成本,可能几百块钱拍一个片子,这样的话我也不怕给他搞砸。后来他说他要去新疆拍,我一听要去新疆就有点担心会给他搞砸,但是他说没事,我们反正当习作去拍,甚至你也可以到那边去拍一个后来我们就两个人坐火车去了伊宁,然后他拍了《敲门》,我拍了《度过了平静的河》。然后到毕联阶段,因为我们两个拍摄时间比较接近,所以我们两个其实没有办法互相串组。但在最初的这种筹备阶段,制片,声音我们都是同步在到处的去找,他当时也帮了我很多的忙。

「豆瓣评分《手风琴》7.4   《椒麻堂会》8.7   《敲门》7.1   《渡过平静的河》6.5

DZOFILM

据说女主角吴陈幸子是您在长沙目田书店找到的演员?她还是放映员是吗?您平时跟演员是一个怎样的合作模式?

程宇:

幸子当时是在目田书店做店员,不过她现在确实也是一个放映员,因为在《亲密》之后,我们幸子跟男主角李明灏他们做了一个叫做「不至于放映」的独立放映组织,也在长沙。

「男女主:李明瀚与吴陈幸子」

程宇:

我可能未来也会去尝试接触职业演员,但是在目前的阶段来说的话,我觉得可能我去用非职业的演员,就要比我去用职业演员让他再去重新塑造一个角色,对于我来说反而更简单一些。因为我写这个剧本,或者说我写完这个剧本,我再去想象的时候,去寻找的时候,我就找到了身边的某一类或某一个人,他的形象、他的气质可能会比较接近。


07漫画、短片和长片

DZOFILM

今敏的《未麻的部屋》对您影响很大,听说您平时也会画漫画,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吗?

程宇:

其实我觉得看《未麻的部屋》,让我对真人电影产生了兴趣。漫画其实一直都在计划中,但是一直都还在难产,但是肯定会做的。相对来说我觉得它跟电影就是两个不太相似的体系。我真正自己想去画漫画,是因为一个日本漫画家叫「柘植义春」。再早之前可能就是「井上雄彦」这样的漫画家,我觉得他们吸引我的地方就在于他们的漫画做到了自己的媒介的某种特性。

「今敏监督《未麻的部屋》   井上雄彦监督《灌篮高手THE FIRST SLAM DUNK》」

程宇:

短片的话其实现在有一部已经拍摄完了,但是还在后期,接下来的话就是想试一下用一个比较低的成本看能不能去做一部长片出来。


采访于202328